近5万人次参观 申城这场展览铭记大爱与真情

2020-05-09 14:45 来源: 文汇报

  一个月时间,在百分百限流和预约的条件下,参观者的热情让人动容。

  5月8日,“召唤——上海市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美术摄影主题展”在中华艺术宫闭幕。就在当天,仍有不少市民陆续赶来,31天的总参观人次超4.7万。

  “4月8日开展时,适逢武汉解封。那天,也是上海第一批援鄂医疗队归来后14天隔离期满,他们在开展首日来到现场观摩。5月8日闭幕,正好是上海市将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响应级别从二级响应降为三级响应。”上海市文联党组书记、专职副主席尤存清晰记得整个展览走过的路,“它自始至终与这场全民战‘疫’紧紧相连”。

  事实上,这次大展在疫情防控与复工复产的社会主场域中留下了许多深刻的烙印:上海是国内最早推出战“疫”主题展的城市之一;展品《召唤》更是国内迄今最大一幅以抗击疫情为主题的美术集体创作,它由上海美术家协会向老中青20位画家邀约而成;而在31天的展期内,从张文宏遇见《张文宏》,到贵州援鄂的护士长龙艳看见画面上的自己,再到援鄂归来的上海医疗队成员到“英雄榜”前寻找自己的名字,太多动人瞬间经由网络无限流传。

  大展落幕时再添佳话。为向战“疫”中的上海医护人员表达至高敬意,艺术家们研讨创作,并主动捐赠作品。其中,凝结着艺术家心力与笔力的《召唤》将被中华艺术宫收藏。画家李戈晔的《守护天使》,民间文艺家金兴健的金山农民画《我们一起努力》《有你们真好》,书法家张丰的行书长卷六联幅《上海支援湖北医务人员英雄榜》,以及上海摄影家协会的影集作品分别被赠与相关医疗机构。

  闭展之前,20多位观者在巨幅的《召唤》前合影留念,连声道“震撼”。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毛时安说:“摄影是纪实的,美术是虚构的创作。全民战‘疫’中,上海艺术家用写实和虚构两种方式抵达了现实主义的核心地带——人的精神世界。”

  当作品牵动的人心共鸣久久激荡,再回首整个展览过程、无远弗届的共振,“开放、创新、包容”——在此彰显的不正是上海的城市品格与力量吗?

  “在场”与“立场”,是创作者与时代脉搏共跳动的一体两面

  赖鑫琳是《解放日报》摄影记者,因为被特派武汉,他成了创作研讨会上被艺术家集体羡慕的对象。因为在场,他记录下了方舱医院休舱前最后的工作日,《如释重负》把医护人员一闪而过却又是最本能的状态呈现给外界。

  艺术家们都信奉,生活是文艺创作的源泉。可当疫情拦住了大家深入战“疫”一线的脚步,创作还能怎样继续?

  刘海粟美术馆副馆长靳文艺分享了他创作的超写实油画《抗疫天使——2020年2月9日,武汉,晴》的历程。疫情刚发生时,他就被一张新闻照片深深震撼了。那是张医护人员戴着护目镜的照片,画面很模糊,雾气蒸腾。可就是护目镜上雾气、露珠,激发起一位艺术家的强烈创作欲望,“我想要了解里面的人、人的情感、人在当时所处的环境”。可这张不具名的照片最终也没能水落石出,缺少此情此景下的创作背景,靳文艺想方设法让自己沉浸在抗疫的氛围中,他从央广的“天使日记”里汲取真实的医护声音,还买来护目镜自己体会那层雾气背后的感受。“20分钟起雾,40分钟就看不清了,但要像那张照片里有水珠滴下,需要三小时以上。”真情实感被融入了创作,他为画面调色、补光,还加上泪滴。似乎还嫌差了什么,他在作品题目“抗疫天使”后加上了日期、地点以及最重要的“晴”字,他希望“那天一定是晴天”。

  上海美术学院教师李根也曾有创作不能“在场”的困惑。他说,感谢互联网,为他提供了丰富的素材。其实同样发挥作用的,还有他由心而生的信念感。“画面中需要‘人’,但疫情中大家都戴着口罩,面貌模糊。所以我构思时就想,能不能把口罩‘摘’下来,露出他们的脸,这样会给人更足的感染力。”油画《肩并肩》上,医生、护士、建筑工人都露出口罩后的面容,毫无惧色、眼神坚定。

  毛时安用“在场”和“立场”来提炼创作的两种状态。“图像在今天的时代几乎渗透到各个领域,如何突破图像包围,寻找、发现、创造陌生而光芒灼人的图像,是对艺术家眼力心力的考验。这要求创作者深入到生活真正的一线,是为‘在场’。而‘立场’,是站在生命、生活和凡人的一边,去发现、去发掘。”

  800余件展品中,或“在场”,或站在生命与人民的“立场”,这是上海的创作者与时代脉搏共跳动的一体两面。

  艺术家要做“领唱人”,从“合唱”中提炼更具历史意义与艺术价值的内涵

  创作研讨会上,书法家张丰耗时18小时书写《上海支援湖北医务人员英雄榜》的故事引发唏嘘。怎样让每个名字别具一格,兼顾艺术性与实用性,落笔时的大小长短都有讲究。平凡处见真章。一份名单何以如此用心?

  创作者说,那1649个名字浓缩着上海医护人员在这次战“疫”中的了不起贡献,同这些名字的主人相比,创作上耗费的思量不足为提。评论家又为此赋上更深内涵——互联网时代,如果说全民战“疫”时铺天盖地的图像与文字营造了厚重的时代氛围,那么艺术家所做的,就是从中提炼更具历史意义与艺术价值的内容——这是“领唱人”与“合唱”的关系。

  还有许多作品里贯穿着相似意图。郑辛遥的漫画名为《一定要赢》。画面上,身穿防护服的“大白”与灰色的“新冠病毒”掰手腕。创作者设计了许多细节,“病毒是狡猾的,所以它有尖锐的指甲和獠牙。但它又是一定会被战胜的,所以画中的它又是气短的”。金兴健在绘画前,与妻子先撰写了一则小故事,相当于画中的人物小传。有了丰富的故事线,不仅这幅金山农民画《我们一起努力》用明亮色彩打动无数人,夫妻俩创作的故事绘本也已签约,将在国内以及阿拉伯语地区发行。美术家平龙从火神山、雷神山的建设场景得到启示,“每个人都在战‘疫’中贡献绵薄之力,所有人同舟共济、守望相助,我们就会有雷霆之力”。他把这番时代精神化用在笔端,《风火雷霆中国速度》超越了水彩画通常的小情绪。

  创作者说,这次展览之所以能“跨界”“跨越代际”,因为每个人都听从了国家、人民、生命与自己内心的召唤。上海市文艺评论家协会主席汪涌豪感慨:“固然人生是有规律的,但历史的长河抽刀难断。后浪就是过去的我,前浪是未来的你。我们正以同一个巨大的体量,托起民族的船,驶向共同的未来。”

  本次展览由上海市文化和旅游局、上海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上海市卫生健康委员会、解放日报社共同主办,上海市美术家协会、上海市摄影家协会、上海民间文艺家协会、中华艺术宫(上海美术馆)等联合承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