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演艺行业遭受疫情重击,上汽·上海文化广场如何实现盈利?

2021-03-25 17:28 来源: 上观新闻

  翻开上汽·上海文化广场3月24日发布的年报可见这样一组数据:2020年全年,剧场共完成69台179场演出,3台自制音乐剧全国巡演18座城市,演出91场;户外舞台获首批演艺新空间资质,演出45场。公益活动数量达293场,参与人数近4万人次,线上点击量超500万人次。剧场还与上汽集团合作,发售了16701张公益票。

  疫情之下,剧场何为?过去一年,在演艺行业遭受疫情巨大影响,互联网时代娱乐方式变得日益多元化的复杂环境下,上汽·上海文化广场在不断探索中实现盈利。许多“不得已而为之”的行动,播下种子,慢慢发芽,等待收获。

  3月24日起,《醉后赢家》《悟空》《九色鹿》《缺一不可》等音乐剧作品接踵而至,在上汽·上海文化广场迎来原创华语音乐剧的小高潮。2021年全年演出板块也首次发布,《故宫里的大怪兽》《赵氏孤儿》《蛋壳里的心跳》《美术馆奇妙夜》等音乐剧引发关注。与此同时,在疫情中开放的户外舞台将在今年升级。华语原创音乐剧孵化计划的首批作品《生死签》《南唐后主》《对不起,我忘了》也将在今年迎来首演。

  集市为户外舞台引流,打造城市文化地标

  去年疫情中,一座户外舞台魔术般地出现在上汽·上海文化广场南侧草坪。在剧场30%上座率红线仍未突破之时,文化广场开拓思路,转场户外,探索新的演出形式。丰富多彩的户外演出,搭配美食摊铺和新潮有趣的文化市集,为蛰伏中的演艺行业打开局面,为城市夜间经济注入活力。

  今年,户外舞台演出季将于4月10日再度启动,完成春、秋两季演出活动。5月3日,知名音乐剧演员刘令飞将带来人气演出《“野路子”音乐会》。此外, 上汽·上海文化广场携手上海戏剧学院、上海音乐学院音乐剧系,打造《音乐剧系男生宿舍》与《演员们的春令营》。活跃于演出一线的优秀音乐剧青年演员,将带来精彩的舞台对阵。

  在新开拓的“户外戏剧夜”板块,上海戏剧学院的《朱丽小姐》和《朱丽先生》、南京大学的《世外》、复旦大学的《种子天堂》等将接连上演。“《世外》最初的版本就是在户外演出的,希望能在文化广场户外舞台有不一样的观演体验。”南京大学艺术硕士剧团运营总监张静介绍。

  国内知名青年文化品牌摩登天空将与上汽·上海文化广场携手打造2021“自然醒”系列音乐现场节目,两家机构将于秋季合作推出为期2-3周的户外演出音乐季。大船文化×小白亲子嘉年华、凡几、古月集等国内知名活动品牌也将入驻“2021年户外舞台演出季”。

  “我们的户外集市,为户外演出吸引了大量人流。剧院公共服务边界将进一步打开,塑造更亲民的城市文化地标,让文化广场成为一个自然的、人文的、公共的、开放的广场。”文化广场副总经理费元洪说。

  把自制音乐剧推向全国,探索“中国样式”

  今年,上汽·上海文化广场将为观众带来包括《故宫里的大怪兽》《赵氏孤儿》《蛋壳里的心跳》《美术馆奇妙夜》等在内的十余部音乐剧演出,预计音乐剧、舞台剧在全年演出品类中将占比超过70%,进一步巩固音乐剧品类在文化广场的核心地位。

  此外,上汽·上海文化广场还将精选不同类型的舞台作品。4月起,将呈现《尘埃落定》《戏台》《白鹿原》《断金》等20余场大型经典话剧作品演出,更有10余场舞剧、跨界类作品及节展活动。

  为庆祝建党百年,上汽·上海文化广场策划了“红色百年,文化庆典”系列演艺活动,包括杂技剧《战上海》、全总文工团的《奋斗者之歌》、与上海话剧艺术中心共同主办的《浪潮》,还有大型歌舞史诗《东方红》。4部红色主题优秀作品将连演13场,展现新时代的中国文艺发展成就。

  为持续精进剧院创作力,释放自制表达力,上汽·上海文化广场出品的中文版音乐剧《春之觉醒》《我的遗愿清单》《拉赫玛尼诺夫》将开启新一轮演出,今年更有3部全新音乐剧自制作品于年内完成制作和首演,全国巡演总场次有望突破250场,以此继续践行贴合当下市场的华语音乐剧 “中国样式”。

  运营至今的原创音乐剧孵化计划将在今年迎来丰收年,《生死签》《南唐后主》《对不起,我忘了》三部2019年孵化作品,经过2年打磨,将于今年在上海和南京首演。

  费元洪打了一个比方:“我们就像一个菜场,从卖菜,到种菜,到在菜园子里研究菜,卖种子。”在他看来,要让剧场可持续发展,就要从产品思维转向服务思维、从场地思维转化成场景思维、从供给思维转变为共创思维。

  疫情之下主动转型,开启下一个十年

  去年1月23日武汉封城,当晚《巴黎圣母院》在上汽·上海文化广场进行了最后一场演出。随即剧场停摆,在长达四个月的时间里,舞台空无一人。

  去年3月20日,上汽·上海文化广场借助“云端”实现了首个线上年度发布会。仅“一直播”平台就吸引了173万人次在线观看。舞蹈家马修·伯恩,表演艺术家陈佩斯,音乐剧演员马克·赛博特、德鲁萨里奇、阿云嘎、郑云龙纷纷与观众“云”上见,许多观众把这场发布会称作“剧圈”的“春晚”。

  去年5月29日,上汽·上海文化广场成为疫情发生之后上海最早恢复商业演出的剧场之一,见证了剧场上座率限制从30%到50%,到75%,再到如今在严格防疫前提下全面开放的过程。

  同济大学人文学院文化产业系副主任夏洁秋统计了文化广场2017年至2019年的营收情况发现,作为一个单体剧场,虽然主营业务的票务和场租收入在增加,但内部挖潜在疫情发生前已达高点,增长空间有限。而且,疫情发生后,海外引进音乐剧这一文化广场原有的“拳头产品”受限。“我认为,文化广场未来需要转型,从谋求‘核心竞争力’转向‘核心辐射力’。”夏洁秋说。

  文化广场重新开放后已走过十年,见证了现代演出行业与音乐剧领域的种种起伏。然而十年亦只是一个开始,在城市文化与舞台艺术的博大领域之中,文化广场在未来还有更长的路要跋涉,更宽广的天地等待着被开拓。

  文化广场总经理张洁说:“剧院不仅是艺术的舞台,还是品质生活的空间,更应成为人们的精神家园。借力国家和上海市‘十四五’规划的东风,文化广场更加夯实发展基础,营造发展生态,探索新的突破,努力发展成为具有更广泛影响力的音乐剧产业发展风向标、文化生态地标、人文精神家园,构建多层次、丰饶的演艺生态系统。”